<noframes id="1zvfn">

<form id="1zvfn"></form>
<form id="1zvfn"><th id="1zvfn"><progress id="1zvfn"></progress></th></form>

<output id="1zvfn"></output>

      <address id="1zvfn"></address>
      <form id="1zvfn"><nobr id="1zvfn"><meter id="1zvfn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<address id="1zvfn"></address>
      • 當前位置:首頁
      • 城市觀點

      蔡昉:人口紅利消失帶來需求側挑戰 需深化改革獲取紅利

      來源:中國新聞網 發布時間:2022-09-09 點擊次數:3681

     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、全國人大農業與農村委員會副主任委員、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家高端智庫首席專家蔡昉7日在北京指出,中國總人口2022年將達到峰值,人口紅利消失帶來需求側挑戰,特別是導致需求側中的居民消費需求減弱,需深化改革獲得紅利,提高經濟潛在增長率。

      9月7日,“海創論壇·2022”在北京開幕,蔡昉圍繞“當前經濟形勢及未來發展趨勢”作專題演講?!±铞崱z  

              蔡昉認為,改革開放前30年,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離不開人口紅利的助力,但2010年中國勞動年齡人口達到峰值,2022年中國總人口也將達到峰值,隨后人口進入負增長?!斑@帶來了前所未有的需求側挑戰,對中國經濟增長形成巨大制約?!?/p>

        人口會如何消費需求?蔡昉認為有三種效應:第一種效應是人口總量效應,即人口就是消費者,人口增長,消費就增長,人口停滯,消費就停滯。人口進入負增長時若無其他變量,消費也會負增長?!拔覀冎?,從2023年開始中國人口就進入負增長,因而消費一定會受到遏制?!?/p>

        第二種為人口年齡結構效應,即隨著年齡增高,消費支出水平下降,到85歲時降到最低點。蔡昉進一步解釋稱,老年人退休后沒有了勞動收入,社會養老保險覆蓋率、保障水平目前參差不齊,使得很多人消費能力下降。與此同時,一些老年人對自身健康、子女等的后顧之憂使得其消費傾向也較低。

        第三個則是收入分配效應。他說,一般而言若收入差距太大,富裕人口得到更大的收入份額,但是他們可消費的空間有限,儲蓄率就比較高;貧窮人口想滿足一定的消費需求,但是消費能力不足。因此收入差距太大也會導致消費萎縮。

        “如果人口的趨勢導致消費不振,那么我們將來的需求就會成為經濟增長的常態化的制約?!辈虝P表示,對此應加大改革力度、獲取改革紅利,才能達到未來的經濟增速目標。

        蔡昉說,破局需求側的制約,中國早就提出了共同富裕,而“促進共同富裕的一個重要方面,是要通過再分配手段實質性地縮小收入差距?!?/p>

        他表示,中國基尼系數仍顯著高于0.4,城鄉收入差距占其中一半。既要繼續依靠初次分配機制,最終必須借助再分配,達到基本現代化要求。OECD(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)國家的經驗顯示,通過稅收和轉移支付等再分配手段,基尼系數平均可降低35%。

        蔡昉還表示,中國應培育更多的中等收入群體,“中國中等收入群體倍增有潛力,若有10億人口達到中等收入,就會有更多的商機和增長點?!?/p>

      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主辦 ? 版權所有   京ICP備17015343號-3 | 京公網安備11010202009690號
      久久精品动漫一区二区无码
      <noframes id="1zvfn">

      <form id="1zvfn"></form>
      <form id="1zvfn"><th id="1zvfn"><progress id="1zvfn"></progress></th></form>

      <output id="1zvfn"></output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1zvfn"></address>
          <form id="1zvfn"><nobr id="1zvfn"><meter id="1zvfn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1zvfn"></address>